笑道教我怎么骗过一句话把你要骗的人当做白痴

发布时间:2018-08-01 08:12:38   编辑:双赢彩票APP-双赢彩票手机版app浏览人次:99

 舒尔茨的语气听起来特别假,而且他很快就大声道:“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布莱恩脸色一沉,他往前一站,伸手把那个中年人往旁边一拨就进了屋子。
 
    “嗨,你们要干什么,我没请你们进来……”
 
    丝毫没有理会中年人的叫喊,布莱恩看着被壮汉夹在腋下带出来的舒尔茨,眉头一皱,沉声道:“您好,请问是施泰因迈尔先生吗?”
 
    舒尔茨被放了下来,然后他忍不住脸上挂着笑容道:“我是,请问你们是?”
 
    演技太差了,杨逸虽然听不懂德语,但他能看出来舒尔茨是忍不住在笑。
 
    布莱恩微微欠身,然后他一脸冷峻的道:“您好,我是德国联邦情报局的,现在我想和你就一些事情单独谈谈。”
 
    那个大块头一脸诧异的道:“联邦情报局?混蛋,你又干了什么!”
 
    大块头伸手在舒尔茨头上敲了一下,然后一个块头更大的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大声道:“怎么了?洛塔尔,出什么事了,爸爸。”
 
    就在这时,保罗突然冲了上去,一把就将那个敲打舒尔茨的壮汉放到在了地上,将他的双臂反扭在了背后。
 
    中年人大急,喊道:“你干什么?放开我儿子!”
 
    舒尔茨轻咳了两声,道:“嗯,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布莱恩脸色再变,他冷冷的看了敲那中年人一眼,道:“施泰因迈尔先生,我们最好私下谈。”
 
    “不,就在这里说吧,找我干什么?”
 
    布莱恩立刻道:“我们是联邦情报局的,应这两位的请求,我代表德国正府邀请你能够加入我们,我们是世界各国秘密成立的联合组织,职能是联合消除网络犯罪,您作为德国最优秀的电脑专家,能够亲自来对您发出邀请,我深感荣幸。”
 
    布莱恩再次点头致意,舒尔茨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出来,他忍得很辛苦。
 
    “但是我还要上学……”
 
    布莱恩沉声道:“世界名校任您选择,德国所有的大学,牛津,剑桥,耶鲁,哈佛,清北,我们这个联合小组是由德国,美国,英国,法国,华夏等多个国家最有些的电脑专家联合组建,各国正府都无条件满足您任何求学需要,并提供全额奖学金。”
 
    三个人全傻眼了,那个还被按在地上的年轻人傻傻的道:“怎么可能,见鬼了……”
 
    “闭嘴!”
 
    保罗突然爆喝了一声,然后他手里再一用力,洛塔尔立刻疼的大叫了起来。
 
    那个中年人急声道:“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的儿子,我要报警了,我要……,你先放开他!”
 
    布莱恩沉声道:“施泰因迈尔先生?”
 
    舒尔茨轻咳两声,挥手道:“放开他。”
 
    保罗立刻放开了双手,那个洛塔尔叫了两声,看了看自己已经吓傻的弟弟,愤愤不平的道:“你们这些……,我不相信,你们一定是在骗人!”
 
    其实这个洛塔尔还真说对了,但保罗冷冷的拿出了一个深蓝色的证件,上面有德国的国徽,拿在快速一晃,道:“安静,没有问你,也没人在乎你信不信!”
 
    中年人道:“我能看看您的证件吗?”
 
    保罗一脸阴沉的看向了那个中年人,也就是伊斯迈尔,冷冷的道:“我的真实身份是国家机密,你确定想看我的证件吗?按照规定你可以看,但是请注意,后果自负。”
 
    伊斯迈尔讪讪的收回了手,道:“还是不看了吧。”
 
    布莱恩对着舒尔茨道:“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舒尔茨扭动了一下脖子,道:“我还没考虑,嗯,能否把我的工作解释的更清楚一些?”
 
    布莱恩指向了杨逸,道:“我不是网络部门的,还是请网络部门的主管生为您解答吧。”
 
    杨逸上前,他笑了笑,用英语道:“你好,你可以叫我这位是我的同事,你可以称呼她为x,舒尔茨,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是这样的,我们是多个国家组建的网络情报部门,联合行动,我们希望您能加入我们,你将作为德国方面的联络代表和首席专家加入,因为您是德国正府指定的人选。”
 
    萧苒拿起了一个公文包,打开,拿出了一叠文件,微笑道:“你可以看看,这是我们的组织架构以及活动细则,提醒你,如果不想加入就不要看,这份文件对于贵国也是最高机密,泄露者将面临的后果至少是终身监禁。”
 
    舒尔茨叹了口气,道:“我还没考虑好呢。”
 
    差不多得了,见好就收吧,杨逸很想这么说,但他却还是一脸严肃的道:“舒尔茨,我请求你,我请求你加入我们,我们需要你,德国需要你,世界需要你!”
 
    布莱恩也是一脸严肃的道:“是的,我代表德国正府请求您的加入。”
 
    舒尔茨终于接过了萧苒手上的文件,但他随即看向了伊斯迈尔,一脸犹豫的道:“我可以吗?”
 
    伊斯迈尔慢慢的道:“那么他会有酬金吗?”
 
    布莱恩轻咳了一声,道:“我说最好单独谈,是您要求在这里说的,很抱歉,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为了避免泄密……”
 
    保罗刷一下拔出了手枪就对准了伊斯迈尔的脑门,在伊斯迈尔和他两个儿子吓得脸色煞白后,布莱恩挥了挥手,道:“不是这样,最多关他们两年但不至于杀了他们,这次不是绝密级的行动,把枪收起来。”
 
    保罗收起了枪,伊斯迈尔把舒尔茨一推,大声道:“跟他们走!快走!”
 
 第二百八十六章 收人收心
 
    伊斯迈尔真的早就希望舒尔茨能早点离开,但是眼看着舒尔茨好像要发达了,他又舍不得就这么放舒尔茨离开了。
 
    不过任何预期内的收益也比不上眼前的威胁来的更直接,舒尔茨以后是不是能赚大钱放一边,保罗一言不合就掏枪的架势却是把伊斯迈尔给吓坏了。
 
    保罗慢慢的收起了枪,伊斯迈尔忙不迭的后退了两步。
 
    布莱恩再次看向了舒尔茨,然后他微笑道:“施泰因迈尔先生,您有什么要收拾的行李吗?”
 
    舒尔茨点头道:“有的,请稍等一下,我很快就下来。”
 
    转身蹬蹬的跑上了楼,那个洛塔尔还是一脸懵逼的道:“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布莱恩开口了,他看着洛塔尔缓缓的道:“舒尔茨.施泰因迈尔先生和你不一样,他是德国的宝贵财富,是这个国家的希望所在,而你,以及你的弟弟,你们现在是垃圾,将来也还是垃圾,你们这辈子都只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
 
    毫不留情的出言讽刺了洛塔尔一番后,布莱恩一脸嘲弄的道:“所以你根本不会理解舒尔茨的成就会有多大,因为你根本没有资格,就算我解释给你听你也不会懂的,从此刻起你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舒尔茨拿着一个背包,他就站在楼梯上,听着布莱恩的话,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掩饰不住了。
 
    布莱恩又看向了伊斯迈尔,然后他缓缓的道:“作为一个德国人,看到你们这样对待德国最宝贵的人才让我很生气,尤其是你们在这个世界最优秀的人面前羞辱我们国家的代表,让我更加的生气,你该庆幸他们听不懂德语,否则我就不只是讽刺和羞辱你们几句了,我会把你们扔进监狱。”
 
    伸手指了指伊斯迈尔,布莱恩把视线转向了楼梯,微笑道:“我们可以离开了吗?总理还在等您,施泰因迈尔先生。”
 
    舒尔茨欢快的道:“我收拾好了,现在我们走吧。”
 
    伊斯迈尔愣了一下,然后他看着布莱恩小心翼翼的道:“但是他就这样走了吗?警察会来找他的,他背叛社区服务和接受社会监管,而且他还要电子标签……”
 
    舒尔茨举起了右臂,露出了一个类似手镯的东西,道:“对啊,我的电子标签怎么办,擅自破坏我就要进监狱了。”
 
    说完后,舒尔茨还恶狠狠的看了洛塔尔一眼。
 
    布莱恩微笑道:“这当然不是问题。”
 
    舒尔茨趾高气昂的看了看洛塔尔,大声道:“再见,洛塔尔,再见,塞尔达,再见,图兰先生。”
 
    伊斯迈尔被舒尔茨的态度气到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沉声道:“可是如果警察问起我该怎么说?”
 
    布莱恩淡淡的道:“这件事是绝密级别的,希望你们不会透露今天发生的一切,如果警察问起也很简单,就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就说舒尔茨走了,丢了,没了,随便你们怎么说吧,我不想花费时间去和警察局沟通。”
 
    洛塔尔愤愤的道:“难道不该你们和警察沟通的吗?既然这个……他走了,至少先把我们网接上吧!否则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对找上门的警察说什么,我……”
 
    啪的一声枪响,让所有人都吓呆了。
 
    保罗缓缓的收起了枪,而洛塔尔目瞪口呆,双腿只打颤,因为刚才子弹就是擦着的脑袋飞过去的,然后打碎了一个墙上的一个挂钟。
 
    保罗缓缓的道:“你不知道绝密级是什么意思对吗?我来告诉你,绝密的另一个意思就是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我们头儿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他不愿意浪费时间打个电话给警局,但我不介意浪费时间来干掉你们全家,因为我看你们真的很不爽!”
 
    布莱恩朝着舒尔茨满脸歉意的一笑,道:“对不起,请。”
 
    舒尔茨耸了耸肩,道:“虽然在这个家里非常不愉快,但我还是不希望他们出事的。”
 
    保罗再次收枪,道:“如果他们懂事就不会有事。”
 
    布莱恩微笑道:“我这位下属脾气不太好,抱歉,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伊斯迈尔艰难的道:“我们绝不会乱说的,绝对不会!”
 
    舒尔茨耸了耸肩,道:“我们走吧。”
 
    萧苒上前一步,接过了舒尔茨手里的纸箱,杨逸朝着门外一伸手,道:“请。”
 
    舒尔茨当先走了出去,而张勇看到舒尔茨出门后,立刻打开了车门,然后躬身请舒尔茨上了车。
 
    杨逸他们谁也没有看伊斯迈尔一眼,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布莱恩和舒尔茨上了同一辆车,杨逸和萧苒上了后面的车,而保罗自己上了最上面的车,没办法,人太少,做不到前呼后拥的气派。
 
    看着舒尔茨上了豪车让后绝尘而去,洛塔尔一脸悲愤的道:“这个小混蛋……”
 
    伊斯迈尔突然怒吼道:“闭嘴!你想死吗?告诉我你想死吗?看看那些该死的混蛋,他们真的会开枪的,把他忘了就当我们家里从来没他出现过,就这样!”
 
    在伊斯迈尔一家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开车的萧苒一脸不满的道:“太假了!感觉就像白痴演戏给一群白痴看,而且这场戏真的太假了,剧本烂的根本就不入流!假的我尴尬症都要犯了。”
 
    杨逸长舒了口气,笑道教我怎么骗人的家伙跟我说过一句话把你要骗的人当做白痴就行了何况我们演的是真是假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舒尔茨爽了就行。”
 
    看了看前面的车,杨逸忍不住笑道:“强迫舒尔茨替我们做一次事容易,强迫他一直给我们做事可就难了,但是现在,演了这一出戏之后,你信不信舒尔茨赶都赶不走了?收人就得收心,学着点儿。”
 
    与此同时,一直在车里往后看,知道伊斯迈尔一家的房子看不到后,舒尔茨在车里忘乎所以的大吼了一声,然后他大叫道:“太帅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真的是太爽了!现在我们要去干什么?不管干什么,总之我跟定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