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6 00:21: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正如作者所说,“这些女性克服自身弱点和困难,竭尽全力实现自己的价值,她们做得很好”。
百度 这样的女人,你遇到了千万要离远一点,因为她会试图去感染你,让你变的和她一个样。

参考消息网6月15日报道 外媒称,音乐家的成功离不开女性的默默付出。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6月4日报道,德国著名钢琴家和作曲家舒曼的妻子克拉拉·舒曼也曾经是一位出色的钢琴家,但她却为了支持丈夫牺牲了自己的事业。

音乐界还有很多像她一样站在幕后的女性,是安娜·比尔的一部著作让她们走到了前台。

世界记住了亨德尔、贝多芬和瓦格纳等音乐大师,但是仔细钻研古典音乐历史,就能发现不少身居次位的女性同样成就卓著,例如巴赫的妻子帮助作曲家修改乐稿;莫扎特演奏姐姐南内尔的曲子。

但尽管这些女性多才多艺,却从未被当做天才作曲家载入史册,然而她们也是演奏家、歌唱家和作曲家,没有她们的存在,西方古典音乐就不会如此丰富多彩。

报道称,丰富的历史文献中却一直缺乏一本关于女性音乐家的专门书籍,安娜·比尔为此担当起寻找史料和编辑责任。她编写的著作《和声与轻音乐》记录了古典音乐中被遗忘的、从巴洛克时代到现代主义期间默默无闻但却贡献巨大的各位女性。

其中弗兰切丝卡·卡奇尼是十七世纪佛罗伦萨第一位创作和演唱歌剧的女性;芭芭拉·斯特罗齐既会作曲,又会伴奏,是与作曲家卡瓦里同时代的女音乐家;还有雅凯·德拉盖尔,曾在凡尔赛宫为路易十四工作。

卡切尼

意大利作曲家、歌手和诗人弗兰切丝卡·卡奇尼(资料图)

在巴洛克音乐方面,造诣高深的杰出女性包括玛丽安娜·马丁内斯,她是海顿的学生;范妮·亨塞尔,她是门德尔松的女儿;还有克拉拉·舒曼、莉莉·布朗热和伊丽莎白·马孔沙等,她们是二十世纪伟大的作曲家。

正如比尔所指出的那样,“书中没有出现任何交响曲”。

卡奇尼写歌剧,因为它是当时的时尚,而且她是宫廷作曲家朱利奥·卡奇尼的女儿;但范妮·亨塞尔因为一次次的堕胎而身体孱弱,只能投入到艺术歌曲的创作中;而克拉拉·舒曼,则为支持作曲家丈夫罗伯特·舒曼而放弃了自己的事业。

正如作者所说,“这些女性克服自身弱点和困难,竭尽全力实现自己的价值,她们做得很好”。

《和声与轻音乐》是一本重要的书籍,它让我们了解很少被记录、鲜为人知的古典女音乐家的名字。

音乐书封

《和声与轻音乐》书封

随着该书的出版,这些音乐家残留的作品也被寻找演绎出来,受到了听众的热烈欢迎。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